副刊风情 一分彩APP
举报电话:
我要投稿
建德市新闻传媒中心 主办
您当前的位置: 一分彩APP > 建德频道 > 副刊风情

微信扫一扫分享

沧滩(上)
2019-06-04 11:18

新安江旧城区的主体部分在沧滩。 

旧时,沧滩一带因地势较高,田少地多,主要生产玉米、小麦等旱地粮食,加上每年都有几次洪水,给这些旱地带来足够的天然肥料,所以,这片河滩上的玉米、小麦的长势都非常好,真的是个天然粮仓,人们即以“仓滩”名之,后写作“沧滩”。 

还有一种说法是:旧时庙嘴头有座庙叫苍山庙,是为纪念一位徽州药商而建的。 

庙嘴头是寿昌的北大门,自古以来都很热闹。相传有位叫关苍的徽州商人曾在这里开了一爿药店。他不仅懂医,还懂药。有病人上门来,他能给人家把脉开方抓药,有时店里没有适合的药材,他还会亲自上山去采。渐渐地,他的名声越来越大,终于成为远近闻名的先生(旧时对医生的一种称呼)。 

但不知为什么,这样一位极富善心的先生,却终生未娶。几十年后,关苍无疾而终,人们把他安葬在他常去采药的那座山的山脚。 

新安江是一条暴戾的江,时不时会洪水高涨,两岸人民常受水患。可是说来也真是奇怪了,自从关苍去世之后,人们把他安葬在江边的山脚,新安江就安分了许多,大家以为,这是关苍的在天之灵保佑的结果。有人倡议,在关苍墓边,修建一座庙,四时祭祀这位保民平安的好人。此庙即为关苍庙,庙后的那座山也因之被称为苍山。 

新安江又是一条多潭、多滩的江,古谚云:“一滩又一滩,新安在天上。”苍山之下,庙嘴头之前,也就是寿昌江入新安江之口也有一滩,此滩因苍山之名而称“苍滩”,久之,“苍滩”衍变成为“沧滩”。 

1972年8月3日的那场洪水把大量的泥沙带入新安江,并在沧滩沉积下来,不仅苍滩从此消失,还在滩上形成了一个岛,这就是现在的月亮岛。所以真正的沧滩已经沉入了江底。现在的沧滩是叶家、汪家、庙嘴头等新安江南岸人所称的沧后滩的简称,因为站在南岸,北岸的这块高地在沧滩的后面,所以称沧后滩,这种叫法直到现在还留存在这一带前辈人的口中。 

沧后滩(以下简称沧滩)其实是座孤岛。它的南面是变幻无常的新安江,北面是高山,来自山间的小溪自西向东不断汇聚,最后从现在的拱并按桥下流入新安江。这条小溪的源头在今紫金家园后面的山里,流经现在的罗桐花园酒店附近,折而向东,大致沿现在的环城北路而走。新安江涨水时,江水会从西头漫入小溪,沧滩就成了一座孤岛。民国二十三年(1934)建(德)淳(安)公路从下沧滩横穿而过,下沧滩才结束了孤岛的历史。 

当地人常以这个缺口为界,把缺口以西的地方称作上沧滩,缺口以东称为下沧滩。 

上下沧滩一直以来,都是邵姓人的居住地。他们的先祖来自淳安,因家谱丢失,已经难以考证他们迁居的具体时间。据老辈人回忆,上沧滩和下沧滩分别都有邵氏宗祠,而上沧滩的村旁原还有一座建筑恢宏的乌龙庙,这当然是为祀他们的先祖乌龙神邵仁祥而建的。这座乌龙庙大致在今紫金家园的大门口东侧。后因多年失修,终于在建国初坍塌殆尽,只剩下当年庙前的几株古樟挺立至今。 

上沧滩的邵氏宗祠位于今千岛宾馆西侧,建筑高大气派,每年的上半年和下半年都要请来戏班子到祠堂里演两次戏,吸引了不秒远近的戏迷前来看戏。宗祠的对面是庙嘴头,两地有渡船往来。上世纪50年代末,这里成了新安江水电站建设者的工区(工人居住区),而且住在对岸汪家、叶家等地工人也都乘渡船到上沧滩上车去工地。因建新安江水电站,在寿昌江口附近包括新安江上设有好多个水文站,监测水位,这些水文站统称为罗桐埠水文站,邵氏宗祠前的这个临时车站也随之称作罗桐埠站,久而久之,这个临时车站的站名,渐渐演变成了这一带的地名,以至于真正的罗桐埠却被人遗忘了。 

为了支持新安江水电站建设,让广大建设者有个居住的地方,上沧滩邵家人让出了自己的住房,让出了世世代代居住的地方,全村移到杨村桥绪塘暂住,1969年,转移到江西武宁县。那座世代邵氏族人祭祀、议事的邵氏宗祠也无偿地捐献给水电站建设工地使用,直到上世纪80年代才被拆除,并在原基上建了宾馆。 

下沧滩西至今罗桐花园酒店附近,东至农贸市场,南自新安江边,北至山脚,这是一个由新安江不断冲击而成的椭圆形沙洲,地势中间高,四周低,除了北面临溪一带有少量的水田外,大部分都是沙地(当地人则称洲地),沙地里春夏种玉米、番薯,秋冬种油菜、小麦。 

下沧滩的居民大多也姓邵,是从上沧滩分过来的,他们大多住在现彩虹桥头到浙西技校一带。下沧滩也有一个邵氏宗祠,位于现现财税局附近,其建筑面积约有三百多平方米,略小于上沧滩的邵氏宗祠。 

(文 沈伟富)



责任编辑: 储玲娟

扫一扫关注官方微信